白熊

盐烤秋刀鱼🐟莫毛本命🐟时不时会刷点乙女🐟慎关注

[莫毛]魇

_(:3」∠)_

一支弓:

一个混乱的噩梦


===========



枫林如血,被火光映衬得更加鲜红。


侠士飞身腾跃起落,穿梭于黑色的硝烟间,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的狼牙兵,在山壁间采集草药。


 


上元三年,肃宗驾崩,太子李豫即位,改元宝应。平乱之战并未因皇位交迭而停滞,唐军节节推进,现今反攻的箭头直指被史朝义占领的东都洛阳。


枫华谷作为通往洛阳的要塞,成为两军相接的前线。史朝义为守住“首都”,派出重兵猛将在枫华谷固守顽抗,而浩气盟和恶人谷放下阵营纷争,在此联手协助唐军进攻,以期收复二度沦陷的洛阳城。


战况激烈凶险,狼牙大将不仅武功高强,还从天一教那里习得邪门的法子,施诡计用毒烟将恶人谷的人马围困在紫源山上。而驻守在紫泽源外围的浩气盟人士与唐军将领经过商议,决定派出高手潜入敌营中心,一是取得毒烟的解药,一是暗杀狼牙大将。


重任落在了浩气盟“天狼”穆玄英身上。


身手不凡的侠士也担起使命,与穆玄英同行从旁协助。


两人趁着暮色深入狼牙军营查探,意外发现一位被挟持到敌军中的五毒女弟子。从那位姑娘口中得知解药秘方所在,两人便决定分头行事,侠士保护姑娘脱出狼牙阵地,穆玄英只身去盗取秘方。


等侠士完成任务到约定的地点会合时,只见穆玄英手执秘方卷轴笑得灿烂,而他肩膀处的雪白毛领却已被血污染透,狰狞的伤口处皮肉翻卷,血迹中还泛着黑色,明显是中了毒!


侠士大惊,紧张地询问其伤势,穆玄英只淡淡一笑,道:“狼牙军为保护秘方设下重重机关,我虽然避开了陷阱,却未料到装秘方的锦盒上还有机括,一时大意被暗箭所伤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
侠士见他血流不止,忍不住提议道:“秘方已经得手,不如我们先回浩气营地疗伤,日后再找机会行刺杀之事?”


“不可。”穆玄英摇摇头道:“听那五毒姑娘说,狼牙大将把解药必需的一味药引带在身上,空有秘方也无法解毒。敌人发现秘方被盗之后必定会加强戒备,想再闯进来取大将性命夺药引,恐怕难上加难。而且紫源山上粮草有限,被围困的恶人谷中人恐难支撑到下一次进攻。只有如今趁狼牙军尚在混乱之中,把握好机会一击得手。”


“但你受了伤,还中了毒……”


“大侠不必担心,这毒并非什么凶狠奇毒,我记得紫泽源附近长有止血草和潜毒草,就劳烦大侠帮我采集一些来治伤。”


侠士只得点点头,动身去采草药。要快点才行……侠士回望一眼在打坐调息的穆玄英,青年灰暗的脸色让他忧心忡忡。


 


好不容易躲过狼牙兵的耳目采来足够的草药,侠士匆匆赶回藏匿之地。挤出毒血,捣碎草药敷上,穆玄英撕下外袍简单包扎了一下,起身对侠士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去取敌将性命吧!不过那敌将的武功深不可测,还利用天一教秘术练就刀枪难入的护体之法,之前曾连败几路高手,我们此番刺杀还要做好准备。”


侠士正不明所以中,见穆玄英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,那颜色和香气却是似曾相识。穆玄英两指掂着药丸,目光幽深:“这是我从一位前辈那里得来的‘九天密药’,服下后能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功力。不过这药丸仅有一颗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
穆玄英咕嘟一声吞下丹药,唇边还带着笑弧。只是侠士看他脸色丕变眉头紧皱,便知真气瞬间澎湃在经脉里冲撞的感觉并不好受。穆玄英痛极也一声不吭,待内息稳定后开口对侠士道:“好了,现在请大侠盘膝坐下,我助你运功提高修为。”


 


待两人一番调息,夕阳恰好完全隐没在山麓之后。天色晦暗,狼牙营中的烛火却还没全部亮起,三五成列的士兵正准备换防,刺杀良机就在此际!


侠士与穆玄英运起轻功,悄无声息再度潜入狼牙营地,目标直指中心大帐。两人俯身趴在账顶的阴影处,依稀能听到大帐内觥筹交错的嬉笑声。穆玄英用匕首划开一道小缝,窥见那狼牙大将正怀抱美姬喝得不亦乐乎,帐内除了几个舞姬之外,便是一小队守卫。确认了敌方的位置之后,穆玄英回头向侠士示意——


动手!


两人冲破篷顶跳落在大帐之内,侠士挥舞兵器杀向四周的守卫,而穆玄英亮剑直取狼牙大将。那大将慌乱后退避开几招攻势,终于回过神来,一边大喊“有刺客”,一边取下兵器架上的大刀,劈向穆玄英。


狼牙大将的功力果然如传闻一样高深,即使穆玄英服用了密药,也只堪堪战个平手。那边厢侠士将守卫尽数斩杀,也跃过来相助穆玄英。二打一本是有利局面,不料狼牙大将看准侠士实力较弱,当下冒着被穆玄英利剑刺中的危险,大刀一晃便向侠士劈去。眼看身形迟滞的侠士就要被劈成两半,穆玄英立即飞身回剑格挡在前,好险救下侠士一命。


而狼牙大将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趁穆玄英节奏被打乱之际暗扣机关,淬着血红毒液的袖箭呼啸着穿透了穆玄英扎着绷带的肩膀!穆玄英举剑的手一软,敌人的刀便如泰山压顶般劈下。侠士慌忙去支援,可惜功力终逊一筹,两三招后身上便多处挂彩。此时大帐外面传来吵杂声,由远渐近,想来是赶来增援的狼牙兵。


狼牙大将狞笑一声道:“哈哈小崽子你们跑不掉啦!”他抬手运功,竟隔空将侠士定身,而后全力向穆玄英攻击。


侠士经脉受制动弹不能,急得满身大汗,只能眼巴巴看着穆玄英与狼牙大将死斗,而增援的狼牙兵也从帐篷外围了进来。


刻不容缓!


穆玄英一咬牙,决心放手一搏,他出指如电拂过自己胸口几处大穴,内劲如同蒸气般在他身上丝丝冒出。穆玄英举剑运功——


“十煌龙影剑!”


侠士曾见过穆玄英使出这一招,但这次的威力远远胜于以往!凌厉的剑气卷起狂风,瞬间就撕裂了涌入的狼牙士兵。而狼牙大将横刀抵御片刻之后,终是被剑影冲破护体气劲,一声惨叫喷血而亡。


穆玄英唇角也流下血痕,但他无暇顾及,飞快从狼牙大将尸身上搜出装着药引的盒子后,便一手扶过被定身的侠士,一手挥剑击落烛台,趁帐篷熊熊燃烧之际飞身逃离。


 


沿路斩杀了好几拨追来的狼牙兵,穆玄英护着侠士突出重围,一路飞奔,最后闪身躲进紫泽源瀑布下一个黝黑的山洞里。


穆玄英将架在肩上的侠士放下,运功为他解除定身,随后又寻来一些枯枝将洞口掩好。做完这一切之后,他全身脱力,颓倒靠在山壁上。


侠士调息后终于可以活动自如,正要松一口气,却发现穆玄英的状况十分不妙:血液从伤口汩汩涌出,绷带已完全被浸透,脸色因失血过多变得灰白,更糟糕的是他额头和颈项浮现凸起的筋脉,正在不断纵横游走,明显是内息紊乱所致!


穆玄英虚弱地开口道:“现下狼牙大营一片混乱,盟中将士看见火光便知我们已经得手,相信很快就有人循着我暗中留下的记号寻来此地。”


“你的伤势十分严重,必须马上救治!”


穆玄英身体又向下滑落几分,却避开了这个话题:“从稻香村到南屏山,后来再到马嵬驿……多年以来一直多亏了大侠的帮忙,我一直把你当做故交好友。不知现在大侠可愿听我说说话?”


侠士点点头,耳边便响起青年极轻的声音。


“我的身体异于常人……听说当年浩气盟前辈为我寻药,也得到了你的帮助,想必你也知道,我乃三阳绝脉之体,能平安活到二十七岁,已是非常幸运。自从继承先父遗志加入浩气盟以来,我持手中剑锄强扶弱,惩奸除恶。近年随盟中义士四处征战,诛杀狼牙守卫大唐,也算是不负众位前辈的栽培和期待。只是,命中注定的事终难强求,这一年来我的身体渐渐不济,估计是时日将至……三阳绝脉是心脉堵塞之症,今日我先是受伤中毒,后又服药点穴强行催升功力,更是令经脉错乱失控,如今真气如猛兽出闸,四下冲撞溃散,恐怕已无计可施。但能够完成斩杀敌首的重任,得见收复洛阳平定叛乱在即,我已经心满意足。”


侠士心中惶然,想开口说点什么,嗓子却像被堵住一样无法发声。


“还有一件事,”穆玄英继续虚弱地说话,“解药就劳烦大侠送到紫源山上,届时见到恶人谷的首领莫雨,请你将这个交给他。”


穆玄英从衣领处拽出一根系着坠子的红绳,用力扯断,托在手心上。那是一枚兽牙,原本白色的质地此时沾染了暗红的鲜血。


穆玄英攥过衣摆擦了擦,将恢复洁白的兽牙交给侠士。“这是流浪时,雨哥送我的。”穆玄英眼中流露怀念的神色,“我与莫雨……自幼相依为命,情同兄弟。即使后来天各一方,阵营对立,彼此之间的感情也从未改变,他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亲人。我们曾经约定待战火平定,山河安宁之后,重回稻香村相酌一杯。只可惜,毛毛要失约了,莫雨哥哥……”


穆玄英喃喃道,目光投向不知名的远方,似乎在遥望某个人。


“穆大侠,我一定不负所托,将此物交到莫雨手上。你们兄弟,一定能够再相聚的。”


穆玄英苦笑一声,又深吸一口气,似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。“我……”他眉头紧皱,目光中盛满哀伤,声音越来越弱,“请大侠转告莫雨……如今平乱之战将近尾声,浩气盟和恶人谷共抗狼牙的临时结盟也快要结束了,日后阵营纷争,恐怕依然难以休止。正邪有别,深如沟壑终难越,为留昔日一丝情谊,我们,我与莫雨,就不必再见了。”


“真的,要这么说?”


“嗯……”


山洞内一片沉寂,侠士紧紧攥起拳头,尖锐的兽牙刺痛了掌心。


突然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寂静,几名蓝衫武者出现在洞口——浩气盟的援兵来了!


“大侠,玄英,做得太漂亮了!狼牙军大将身死,营寨中乱成一片,我们与朝廷军正组织进攻。咦,玄英,你怎么了,玄英?!”


浩气盟的人慌忙围上前,穆玄英已是气若游丝。“大侠,”他忍着剧痛强撑着开口道:“紫源山之围迫在眉睫,大侠还是快点把解药送过去吧。还望大侠别忘了我的托付……”


侠士颔首起身,迈出山洞之际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蓝衣青年满身血污,幽暗中一双眸子却是如水光般澄明,凄然却坚定。


侠士运起轻功飞腾而去,将山洞内的恸哭之声抛在身后。


 


紫源山巅,恶人营地。


狼牙军贼首既诛,阵脚大乱,又得解药驱散了毒烟,恶人兵马成功突围,被桎梏于山上多日的将士和百姓平安脱困。


侠士找到莫雨的时候,这位少谷主正在大帐前向属下颁布连夜进攻狼牙的命令。见侠士走近,莫雨好心情地一笑:“你来了?听说这次解药又是你的功劳,好久不见,果然武艺越发精深啊。”


“这次是我与浩气盟穆玄英大侠一起行动,才得以诛杀狼牙将领,夺取解药。”


莫雨闻言神色一凝:“他怎么样了?有没有受伤?”


“他、他……”侠士咬咬牙,递出那枚兽牙坠子,“这是他给你的。他说……”


莫雨一把抢过兽牙,摩挲了几下,目光如箭直盯侠士:“他说什么了?”


“他说以后不必再相见了!”侠士将穆玄英的话语复述一遍,冷汗涔涔地看莫雨的脸色越来越阴沉。


但莫雨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
可怕的沉默。只有远处传来的小孩子的哭声,那是被救下的平顶村的村民,跟随恶人谷将士驻扎在此。被围困的危机解除后,小孩子像是在发泄这些天里被压抑的紧张一样嚎啕大哭。


侠士见莫雨不发一语,默默转身正要离去,却被莫雨喊住了。


恶人谷少谷主从身后掏出一个丑丑的布娃娃,长发垂下掩盖了他脸上的表情。“这个布娃娃你记得吗?当年还是你帮我买回来的,呵呵,结果还是没能送出去。罢了,现在你拿去给那个在哭的小孩子吧,也不算浪费。”


侠士接过布娃娃,恍惚间回到了七年前。同样是在枫华谷紫源山上,同样是这个布娃娃……物是人非,事事休。


 


侠士将布娃娃递给小孩,那爬满泪痕的小脸立即破涕为笑。小孩旁边有个大一些的小少年,有礼貌地感谢侠士赠礼,多亏这布娃娃哄得他弟弟不哭了。


侠士笑笑,拍了拍小孩的头顶,回过身去。


火光通明,莫雨无声伫立在紫源山崖边,站成一道长长的浓重阴影。


 


 


唉——侠士叹口气,手指轻点。


[你确定要退出游戏吗?]


[确定]


 


END


===========


上元三年/宝应元年(公元762年),唐军收复洛阳。翌年(763年)春,安史之乱结束。

评论(3)

热度(113)